工作

感谢一位素不相识的俄罗斯大哥

昨天晚上,我对博士论文做最后的修改。预答辩的时候,有评审指出,让我找一些其他人的性能数据,做一下对比。这个要求似乎比较简单,也很合乎常理,却比较难为我。

这里我需要简单介绍一下我博士课题的工作的特点,用类比的方法,可能比较容易阅读。比如说我们都知道出行是人们的基本需求。当路途较短的时候,选择自行车出行的方式,既健康,又便捷,十分的绿色环保;当路途遥远的时候,我们就要选择飞机或者高铁这种交通工具了,更加有效率。于是,我的博士课题,就是研究一种特殊的自行车骑行方式,使之可以完成远距离出行,譬如上海到常州吧。

这个课题看起来非常荒诞。不过,一个好的课题,在实现之前,或多或少是荒诞的。只不过,有的课题向前跨度较小,看上去比较合乎正常人的逻辑思维,有的课题向前的跨度比较大,看上去有悖于常理。我的课题就是属于后者吧。

经过我这么好几年的研究,设计了一种全新的自行车出行方案。我们对这种方案里里外外进行了特别透彻的分析,似乎还有一点小得意。然而,到了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的时候,却露馅了。我们知道上海到常州的高铁,一般需要1个小时的通勤时间。可是我的研究,采用了全新的自行车出行方案,费了老半天劲,最后也需要花费1个小时才能完成上海到常州的行程。更加要命的是,上海到常州的这200多公里路途,是我新研究的出行方案的临界点。尽管在200公里以下,我研究的新方案仍然要优于高铁的出行方案,但是在更远距离的运输上,确有非常显著的劣势。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取得了多么大的成果,因为200公里以下,我们还可以选择自驾汽车作为出行方式,这又在短途出行上击败了我的新方案。更何况,我的研究目的分明就是研究一种新的、可靠的长途出行方案呀。

那么,问题就来了。尽管说,如果有某种自行车出行方案,可以在长途出行上击败高铁,我想所有人都能想到它的诱人之处,但是,有谁会开这个脑洞做这样的研究呢?如果我的研究,只去和现有的出行方式进行对比,比如高铁,那显然完全没有任何优势,论文也体现不出来多少价值。

也算天无绝人之路,晚上和S博士吐槽,他忽然提醒我,俄罗斯不是有一个大哥早几年做了另一种自行车长途出行方案吗,你要不和他比一比?一语惊醒梦中人。俄罗斯大哥的文章,我早读过数次。坦白的讲,他的方案实在太糟糕了,从出行的角度来看,丝毫没有任何价值(当然,可能从其他角度来看会有意义)。我一心想研究一种新的、值得使用的、满足长途出行的自行车解决方案,因此一直忽视了这位俄罗斯脑洞大哥的研究结果。

我赶忙把俄罗斯大哥的论文翻出来再仔细阅读一下。果然,他的论文报道了类似情况的实验结果。他的自行车出行方案,从上海到常州,居然要花足足3个小时!这让我瞬间有一种天亮了的感觉。虽然使用自行车进行长途出行的方案,仍然没有成熟到足够人们使用的程度,但是我的研究使它从前人设计的3小时/200公里,提高到了1小时/200公里,甚至可以在200公里的距离上,匹敌高铁的出行效率。一瞬间,论文就显得有那么一些意义了。

不得不说,感谢这位俄罗斯大哥,真不知道谁给你出了这么一笔科研基金,资助你做了这么“有意思”的研究课题。虽然没什么大用,但是拯救了我。中俄友谊长存呀!呜哈哈!

PS. 以上表述均为类比,我不是从事交通工具领域的研究工作的,我也没有什么方案可以让各位仅用1个小时就能够骑自行车从上海到常州。^^_^^

Tagged ,

About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 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 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 有点儿盲目地乐观。
View all posts by 夏天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