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某常州微信群里,听群友议论,说鸡鸣汤包很好吃。随手一查,在新北区,距离我们大武进嗷嗷远。好在最近常州南收费站封闭施工,回上海需要从北边的青龙收费站上高速,于是去吃一份汤包也绕不了太多的路。

鸡鸣汤包的店面在新北区府琛广场。商圈不算太大,停车费不便宜。商圈多有免费停车时常,譬如30分钟免费、2小时免费之类的,而府琛广场则没有,车辆但凡进场,就要收费。本以为吃个包子花不了多长时间,可以免交停车费,看来这个便宜是占不到了,即使好吃,也不太方便想来就来了。

高德地图上鸡鸣汤包的标记很准确,看着地图,很快就找到了店面。店面装修的并不醒目,但也很雅致,特别是鸡鸣汤包四个字,写得好看,在周围店家的衬托下更显示出一丝格调。

鸡鸣汤包(常州府琛店)门面

店内装修虽不豪华,但仍然有些格调。值得一提的是,打理得十分干净,毫无油腻之感。店内悬挂了数十块获奖牌匾,宣示着这家老店的江湖地位,传达着对自己家汤包口味的信心。

鸡鸣汤包(常州府琛店)店内

桌位牌上,有鸡鸣汤包的简介,可见下图。原来鸡鸣汤包的名誉南京市鸡鸣饭店,而鸡鸣饭店的名称又从何而来呢,我百度了一下,没有找到答案。虽然好奇,但谈不上多么重要的讯息,也不愿耗时深究。

鸡鸣汤包的历史和传承

我点了八只汤包,四只鸡汁汤包,四只香菇汤煲,还有一碗皮蛋瘦肉粥,一共20块钱。考虑到设置在这种商圈之中,价格还算公道。汤包上来热气腾腾的,很有食欲,皮蛋瘦肉粥分量也很足,总得来说,较为满意。说起来汤包的吃法,我一直不能得到精髓。尽管都说要“轻轻提、慢慢移、先开窗、后喝汤”,可还是会被汤汁烫得舌头直麻。这次也不例外,我是下午六点在常州吃的汤包,直到晚上回到上海,临睡觉之前,还能感到舌尖有些麻木。说起来,苏锡常地区普遍不爱吃辣,甚至不能吃辣,譬如我夫人,大学时候甚至连可乐都不能喝,觉得很辣,但是却发明了汤包这种玩意儿。照理说,辣味是舌头的痛觉(所以有人会觉得可乐是辣的),而滚烫的汤汁在口腔内流动的时候,难道不也是痛觉吗?毕竟 hot 一词既有热也有辣的意思嘛。所以为何苏锡常的人们热爱这样的滚烫,却又受不了热辣呢?有趣。

鸡汁汤包和皮蛋瘦肉粥

尽管鸡鸣汤包很好吃,但服务上还是略显粗糙。店内的服务员很沉迷于观看大堂内的电视,只有要上菜的时候,才会把注意力从电视上转移开,显得很不敬业。此外,可能是由于鸡鸣汤包是现点现做的?至少汤包上桌的速度是很慢很慢的。为了美食,食客大多是愿意等候的,不过既然汤包上桌很慢,就不用把皮蛋瘦肉粥这么早端上来嘛。孤零零的一碗粥,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盯着这碗粥坐在桌前,着实有点儿尴尬。更不好的事,等到汤包上桌,这碗粥已经基本凉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