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春夏之交的时候,毕博士邀请我回北京的研究所里工作,参加某国家级科技项目的攻关。我没有答应。

我想起我的另一位师兄,郑博士,一次在席间和我开玩笑说,你非要有那么大野心吗,非要自己创业吗,不能好好找份工作?我回答说,每个人都想做点儿感兴趣的事情,如果感兴趣的事情可以在别的公司平台上实现,那为这家公司工作是好的选择,而如果你感兴趣的事情没有任何公司在做,那就只能创造一个新的平台了。除了创业,还能怎么选择?

毕博士长我几岁,堪称良师益友,在我的学术道路上一直给予指点和帮助。此番邀请我回北京,算是为我量身打造了一个机会,“回体制内创业吧,你适合干这个,项目里也缺你这样的人。”

2

《国产凌凌漆》里有一个片段,达闻西邀请沦落在深圳街头贩卖猪肉的凌凌漆,重新作为特工为国效力。凌凌漆虽然智商不够、枪法不好,仍然愿意在关键时刻为国效力,并感到自豪。

我的心里住着一个凌凌漆,在等他的达闻西。

3

2010年,我去研究所报道,读硕士。这是我第二年考研。第一年我发挥欠佳,只能回本科母校读研。当我回到安徽老家,看到我卧室四面墙上满满的战斗机、轰炸机以及军舰的海报时,我决定放弃调剂,再考一年。

我想起中学时立下的flag,要去解决航空动力方面的问题,要么去解决航母方面的问题。我得再考一年,去从事航空发动机关键材料和零部件有关的研究所读研究生。我不想留在大学了。

到了所里,尽管从事着自己喜欢的研究方向,但老国企的弊端也让我感到不够适应,效率的问题,制度的问题,皆为掣肘。好在,所里几年的研究和学习帮我打下了很好的基础,于是我放弃了在所里读博的想法,回到大学,在导师的支持下继续从事我所感兴趣的研究方向。

期间,我们开发了很有意思的技术方向,并且以此为基础成立了一家新材料科技公司。可惜的是,从技术走向产业化应用,道路艰难,航空发动机用材料,行业门槛高、准入严,一时难以突破,只好将技术略作调整,转向铝合金制品行业。尽管铝合金市场规模大、门槛低,项目推进起来轻松不少,但终非我愿。

当年,我师兄强烈要求导师允许他将博士课题方向从航空发动机用钛铝化合物,改为铝合金的时候。我导师意味深长的那一句“做铝,没有出息”,直到今天仍然挂在我们嘴边,一是调侃,二是警醒。

4

我和毕博士说,我不能去。公司的研发项目还在继续,技术问题还需要克服,投资人也还在等着回报。我又不是大狗熊,公司也不是玉米棒子。

转眼到了夏秋之际,毕博士说,如果不能来工作,不妨进所里的博士后流动站吧。确实,做博后的话,身份相对来说自由一些,两边可以兼顾,既可以不放弃公司的项目,也可以为国家科技项目贡献力量。

我说,容我考虑考虑。

5

夫人当然是不同意的。苏州女人自然是喜欢上海甚于北京,不需要理由。而我是不能接受只身北上的方案的,若我没有在常州经营的公司,京沪两地往返,尚能应付。可如果是京沪常三地流转,恐怕实在不能应付。好在夫人是个讲道理的人,几次谈话下来,终于接受了举家北上的建议。

10月下旬,我们共同去北京度过一个周末,感受北京的生活气息。没想到,对比之下,更显得上海乃至整个苏南地区的宜居,更是让人舍不得离开已经生活了近六年的上海。我站在钓鱼台国宾馆门前还没有发黄的银杏树下,和夫人说,事业为重,事业为重。

别忘记,每一个做出突出贡献的人物,我们在评价他的时候,都会说,“他放弃了安逸的生活,投身于…….之中”。

夫人说,那就好好工作,三年之后,我们再回上海。

6

好的,算是尘埃落定。

不过,真的要开始办理回北京的各项手续时,开始令人感到头大。户口、档案、组织关系,尚好处理,可想到跨越1500公里的搬家,则实在需要花费不少精力。何况,几年之后,还得要再搬回来。

啊,该死,真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曾博士说,这个时候,你会感到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形形色色的人来来往往,却不会亮起任何信号指示灯。

我说,十字路口?那可不止,起码是个五角场吧。

历史照片:上海市五角场,五条主要马路交汇处。

11 个评论

  1. 人生总是在不断取舍中前进,不选择不取舍则意味着停滞。我最近1年也是一直在想是不是创业一条路走到黑还是换条路走走转投资,想着可以多点时间陪陪小孩~但其实心理明白,哪怕换条路走,如果要走好,可能也是要全身心投入,难以两全。要么就真的是35岁直接退休….怕自己心闲不住。

    1. 19年前,哇。我感觉上海中环外都是变化挺大的。我2013年来的时候,和现在相比,也有很大变化,日新月异也不为过。北京可能因为单位靠近市里的原因,变化就很小。这两天在院里附近走了走,小巷子里连很多苍蝇馆子都是从前的,就是沿街的商铺,不少连屋子一起给铲除了。

  2. 通告:瞬间入站,感到恍惚 – Xiatian.Pro

  3. 精神上支持你。感觉你是能成大事的人。想起以前我也曾有过各种想法,也曾在卧室里放满了军舰飞机的模型。但可惜,没你这种意志力,因此从自身失败的经历出发,觉得你坚持自己的方向是对的,不要被家庭拖累了。

    1. 借你吉言咯。说真的前两年我还不太理解他们评价刘备年过四十还能坚持自己的道路十分可贵,到现在我对这个说法的认识又上了一个台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