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
工学博士,磨洋工专业。
学术兴趣:高温合金、粉末冶金、纳米复合材料。
工程兴趣:生态循环制造、复杂焊接件消除残余应力。

险些炸毛

到年底了,各种事情纠结在一起,就容易让人瞬间失去理智。今天忙完公司的事情,从常州回上海(也因为导师明天上午回上海,我师弟想见导师一面,我就开车载他一起回来了)。快到家的时候,先是在中环路上,在我左侧行驶的一辆车忽然向右变道,且未提前打转向灯。当时我正在他右侧车道行驶,它的速度较慢,我在正常限速下行驶,即将超过它,该车的忽然变道,让我措手不及。我的车头已经在它前面了, 因此刹车也无济于事。只好一边按下喇叭,一边一脚油门踩到底窜了出去。还好电动车加速很快,冲出去的及时,避免了险些就会发生的事故。后视镜里看到,这辆车从最左侧车道,连续四个变道,从中环路匝道驶出了。因为确实是差点发生碰撞,让我心里十分恼火。而且情急之下,我下意识地鸣笛了,而上海市内是不允许汽车鸣笛的。也许我没有被监控拍到,但违章驾驶是我不齿的行为,更是让我一肚子火。

十公里后,我就要到家了,驶出中环高架,下匝道到地面。我是需要在第一个红绿灯路口左转的,很巧,此时正是左转绿灯,想到马上就可以到家了,心里十分高兴,因为刚才差点儿发生交通事故引起的不愉快也就忘记了。可我停在左转车道上,前面的车就是停着不走,眼睁睁的看着还有20多秒的绿灯就这么浪费掉了。毫无疑问,是第一辆车开错车道了。这个路口,第一、二、五、六、七车道是直行车道,三、四车道是左转车道,总是有直行车会看错车道,驶入左转车道里等候。于是,我们需要左转的车辆,只能等在它后面,等他在下一个直行绿灯亮起来以后,以“不按规定车道行驶”的违法行为,直行驶出左转车道。

老实说,回家的路,下匝道后遇到左转绿灯,是我这几年来的小确幸。毕竟从常州开车三个多小时,马上就要到家门口了,是十分喜悦的。如果正好碰到绿灯,实在让人高兴。而因为前面这个傻子,开错了车道,不光是傻子,还很愚蠢,打算以交通违法的方式来处理问题,不但小确幸没了,更让我多等候3分多钟才能到下一个绿灯。刚刚还没平息的怒火腾的一下又起来了,我是真的想下车去砸那个傻子的车窗,问问他会不会开车。

我安全带扣已经解下来了,车门都打开了,一只脚伸了出去,还是忍住了。其实不会有人去在意这样轻微的违法行为,甚至有可能摄像头都不会拍他的这次“不按规定车道行驶”。倘若我下去和他发生了冲突,十有八九还会按照我寻衅滋事来处理。我认怂了。

但是真的很想炸毛啊!

Share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5 Responses

  1. 老虎说道:

    哦对了现在对付瞎变道的我真的会故意晚踩一秒刹车,辅助以喇叭三秒钟怒吼(别克的喇叭音量杠杠的),控制在离他的右车门只有半米样子,经常看到前面的车瞬间一个激灵怂下阵来……

  2. 老虎说道:

    我每天开车时都梦想着以后退休了(因为上班族没时间搞事)专门买辆不值钱但笨重又皮实的国产车,在路上开着的时候瞅着加塞瞎变道的什么车的我就一脚油门撞上去。然后溜达下来慢慢跟这种人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