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8

北京特产

继续着隔周北上进京的节奏。本次的目的十分简单明了,新的实验室挂牌成立,主任想在研究所的职代会上来个集体亮相,烘托一下气氛。按照以往我的性格和作风,这种事情我是断然不会参加的,只不过开个几十分钟的会而已,犯得着我坐五个多小时高铁跑来北京吗?不过,现在的我居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待我回过味儿来,稍微有点儿感慨人是会变的。

根据会议安排,倘若我周五当日去当日回,是完全赶得上的。但是,近期状态欠佳,身体颇为疲惫,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不要过于劳累,周四到达,休息一日,周五完会,返回常州。却未想到,恰是这早一日抵京,坏了正事儿。

周四是赴京之日,和往常一样,计划5:45起床,洗漱、早餐,然后出发,乘坐7:15分的头班车。也是和往常一样,只睡了两个多小时,不到三点钟便醒了过来,于是起床,看书,熬到五点半,洗漱、吃饭、出门。高铁上,感到身体有些不适,大概是起床太早了吧。不过想到本周之后就要迎来休假,再坚持两天就好了。到北京之后,照例住在中关村。闲来无事,逛了逛食宝街、欧美汇、新中关,顺便用了晚餐。

回到酒店之后,体温便忽然开始飙升。起初没有在意,觉得可能睡一觉就好了;一个小时之后,感到五脏六腑都要烧烂了,头痛的厉害,只好强作精神,下楼买药,和体温计。一测量,居然烧到39.5°C。吃药睡下,一夜翻来覆去,睡的也不安稳。早上起来,再测体温。依旧。继续吃药,睡到十点半,再测体温,十分稳定。

和夫人汇报了情况之后,被强烈建议去医院检查。想不到我这么快又要体验北京的医疗服务了。

我和主任说,我得去医院检查一下情况,职代会能否赶得上,看运气吧。主任说,去吧,肯定是甲流。

现代社会十分有趣,人和人之间似乎疏远了,但系统却把你记得清清楚楚。从前在北医三院看过病,于是医院系统里我的资料完完整整,甚至当年我在北京使用的手机号码,我自己早就忘了,医院还能记得。 叼着烟卷的女护士狠狠地扎了我一针,取了末梢血;又一个男医生用一个狗尾巴草形状地采集器深深地捅我的鼻孔,做甲流筛查。鼻子被捅过以后,好像吃了一大口芥末。

不出主任所料,果然是甲流。还好听了媳妇儿的劝,第一时间来医院检查病情,算是在甲流最佳治疗时间之内开始用药。奥司他韦十分有效,只一个晚上,便几乎恢复了健康,只剩下一些咳嗽的症状。

职代会是开不成了,虽然主任说不用担心传染甲流给他们,因为“所有北京人都已经有甲流抗体啦”。可是看完病拿完药,拖着39°C+的身体,实在不想参加任何工作活动了。

在回南方的高铁上,我在思考,所以我这次去北京是为了什么呢,就为了喜提一份北京特产甲型流感吗?

Share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7 Responses

  1. 旧日的足迹说道:

    经常在城市与城市之间穿梭,抵抗力跟不上呐;甲流和感冒啥区别?第一次听说..

  2. 老虎说道:

    现代社会已经学会自己医治自己了,这种吃药能搞定的事情断然不去医院。

    • 夏天说道:

      甲流还是得去医院呀,不去医院到哪儿去买奥司他韦。(´⌒`。)

      • 老虎说道:

        倒还没用过奥司他韦……一般都自己扛两天+清洗鼻腔,等有细菌感染症状后吃点抗生素。然后是大量喝水。

        • 夏天说道:

          不是普通感冒哇。甲流得用奥司他韦,不好硬抗不过去的。而且奥司他韦需要在甲流感染后36小时之内用药。幸亏在北京就去医院检查了,确认了是甲流而不是一般感冒,及时用药。

  1. 2019-02-22

    […] 春节前夕,因为甲流的原因,自行隔离了几天。此时公司已经放假,身体不适也不想办公,想想一年下来也没看多少动漫,就随便查了查网站,就被《圣斗士星矢冥王神话 The Lost Canvas》吸引了。说起来这部动漫我几年前就看过一点儿,前几集的剧情还有模糊的印象,我也不知道为何我没有一直看下去,毕竟《圣斗士星矢》可是我不惜暴露年龄也要宣布的最爱呀。趁着养病的机会,一口气把它看完了。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