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
工学博士,磨洋工专业。
学术兴趣:高温合金、粉末冶金、纳米复合材料。
工程兴趣:生态循环制造、复杂焊接件消除残余应力。

回京第一日

复兴号很快,11:38就到了北京南站。我拖着两个大行李箱,为了少换乘一次地铁,硬生生得绕着五环路跑了一圈,花了将近一个半小时才到学院路。

单位提供的房子,据说已经收拾干净了,我打开门检查了一下,发现保洁员十分有水平,看上去十分干净,可用手一摸全是尘土。按理说门窗都是紧闭的,应该不是从外面飘进来的才对。我仔细的擦拭了一边桌椅和衣柜,新的毛巾看上去已经不能再用了。

房间倒是不小,足够三口之家居住,还可以请父母过来照看孩子,可是家具实在太简陋了一些,而且目测十分不可靠,厨房和卫生间朴素得让人无法评价。房间里暖气烧得很旺,我脱掉大衣,没多会儿又脱掉了毛衣,然后连棉毛裤也不能穿了。最后,我决定打开窗户,让自己凉爽一些。南方冰雪交加也只能瑟瑟发抖,北方却如此暖和,实在令人羡慕。不过暖气的温度再宜人一些会更好。

我去邮局取回了被褥包裹,开始铺床。床是那种很简陋的款式,床垫看上去也并不舒适,夫人肯定会重新购置,不过我可以先将就一段时间。我仔仔细细地铺好床铺,轻轻地坐了上去,然后躺下,想要稍微休息一会儿,或者小憩一下,毕竟昨天晚上没有睡好。

只听见嘭的一声,我感觉自己一瞬间有些失重。我猜,床塌了。

我很懊恼,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冷静下来,只好把床铺掀开,再把厚重的床垫搬起来,这才发现床身内部的一片狼藉。木铆结构配合铁钉加固的床身已经几乎全部损坏,铁钉全部脱开,木铆也损坏过半。简而言之,这张床完全不能用了。我给管理房产的老师打电话,向她反映情况。老师似乎十分知情,但也毫无办法。单位是没有经费口子来更换家具的,而我自费更换家具也比较困难。因为房间里的家具都属于单位的资产,虽然他们已经破败到无法使用的程度,却无法报废处理。因此,即使我自费更换家具,也不能将原有的家具扔掉,毕竟退还单位住房的时候还要清点家具资产。另外,老师还告诉我,即使他们允许我丢掉屋内家具,小区物业也不会允许我们去扔的,因为无人处理。这可真是一个两难的问题啊。

我想起三年前刚到常州时,招商局帮我临时安顿在打工仔们居住的宿舍园区里,虽然房间户型简单很多,但是提供的家具设施都是美观且好用的,不得不说,南方和北方在这些细节问题上的处理方式是有差别的。

吃晚饭的时候,我摸了摸脸,一层土。其实我今天也没有怎么出门,不过是走了不到一公里去邮局取被褥而已。脸上的这层土,让我真的感觉自己回到北京了。

Share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6 Responses

  1. 不是说…北京雾霾已经治好了么

    • 夏天说道:

      其实这个不是雾霾,北方土大,及时空气质量是优,出去走一圈,脸上也会有土。这一点是显然不如南方舒适的。

  2. lexus说道:

    这宿舍条件也太敷衍了事了吧!要不然前辈你做一些旧物改造,就是简单的把这些破烂利用起来,提升一下室内环境,具体的比如这个破床,上面别放重物了,放些花花草草在床板上。。。其他的就发挥你想象力吧。
    空气方面,就别太抱太大希望了吧,总会是一层灰的,没办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