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e it easy

一直在写基金和不写基金之间犹豫摇摆,直到周四下午领导和我聊天,建议我不要写了。领导拐弯抹角地给我提了点建议,总结下来是这样的。

Q1:申请基金的目的是什么?
A1:要钱,做研究。
Q2:你想做的研究,需要的经费部门内部能解决吗?
A2:可以。
Q3:你计划申报的课题,如果拿到基金,你有足够时间按期开展研究工作、接受经费审计、完成课题任务吗?
A3:大概率没有。

所以说,凡人就是这样,不是自己一定需要的,但是看到别人都在申请,如果不跟风,总觉得差了点儿什么,损失了点什么。

摆脱了申请课题的烦恼之后,忽然轻松了很多,感觉北京的天都比前几天更蓝了,心情好得不得了。前几天推掉的约会,一个个赶紧补起来。毕竟阔别北京五年,很多小伙伴都甚是想念。于是连吃大餐,感觉自己又要胖了。

周五晚上,HQ带我去北新桥吃烤羊腿。店面不大,但小有名气,又是一个“等位两小时,吃饭五十分钟”的餐厅。小胡同里也不宽敞,甚至等位时两个座位都没有。今天还有一大波老外在这里等位置,看模样像是东欧人,但也没问。中间简单聊了两句,对方开口就是汉语表达。想起来前几天在海洋馆碰到一个非洲大哥,向我问路也是用的汉语,感觉有点儿变化。果然现在更多外国人要学汉语了嘛。

碳花烤羊腿

北方的餐厅大多比较粗犷,装修服务啥的,都不必提了。上菜的卖相也算不上好,看上去不大能勾起食欲。羊腿可以整条呈上,也可以分割好了装盘子里,HQ直接选了后者,视觉上就更差了。不过放在炉火上一烤,香味儿可就出来了,蘸上作料咬一口,立马觉得两个小时的等候也是值得的。我们要了一条分量小的羊腿,有三斤半,两个大老爷们儿囫囵吃下,分量刚刚好。店里有瓶装的燕京,也有不锈钢瓶子的“子弹头”孟山原浆。HQ此前便和我高度推荐这支原浆,一直没太相信。当年去青岛玩儿,在青岛啤酒厂里也品尝过原浆啤酒,并没有留下什么好印象,都是一样的苦涩。今天尝了这支孟山原浆,略带夸张得说,感觉之前的啤酒都白喝了,自带甘甜和麦芽的清香,口感十分棒。从前喝啤酒都是一口闷下去,倒不是感情深,主要还是口感略涩,不愿多在口中停留。而这支啤酒是可以慢慢入喉品尝的。果然还是见识的少了,穷是原罪吧,哈哈哈。也许以后还能尝到更好喝的啤酒。

碳花烤羊腿

不过,小胡同里的北京馆子,其他方面就不是很雅观了。食客们唱着不是很值得写出歌词来的小曲儿,讲着荤段子笑作一团,陌生的男女之间勾搭着肩膀要着微信,接着酒劲儿笑着或者哭着,总之是大声喧哗着。谈不上好或不好,只是不太喜欢吧。

Share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