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
工学博士,磨洋工专业。
学术兴趣:高温合金、粉末冶金、纳米复合材料。
工程兴趣:生态循环制造、增材制造、复杂焊接件消除残余应力。

最后的句号

3月30日,研究生毕业典礼终于来了。

上海交通大学2019年研究生毕业典礼(图片来源:交大官网)

具体的过程,无需描述,有兴趣的博友,可以移步交大官网的相关报道查阅,以及交大校长林忠钦院士的毕业典礼讲话——《人生无捷径 坚守成大器》

林忠钦院士在2019年研究生毕业典礼上讲话(来源:搜狐网)

典礼上,除了校长讲话、博士毕业生拨穗、优秀学生代表发言之外,还有一段诗朗诵。作者和朗读者是密歇根学院的小姑娘,诗词写得挺好,朗读地也很棒,把交大的生活细节描述地丝丝入扣,有点儿小感动。我和身边的曾博吐槽了一句,生活挺多姿多彩的,就是好像没做什么实验啊。

临近尾声,还大合唱了《我和我的祖国》,算是临行之前不忘爱国主义教育一波吧。


说个小细节。毕业典礼上,学校用的是“2019年”,但是很多媒体报道的时候,不经意地改成了“2019届”。这个表达是错误的,因为我校博士研究生每年有四次机会毕业,分别是3月、6月、9月和12月。因此,每年3月末举办的研究生毕业典礼,是面对上一年度6、9、12月以及本年度3月毕业的研究生。例如今年,参加典礼的既有2018届研究生,也有2019届研究生。学校官方用语是十分准确的,可惜媒体没有多想,习惯性地把“年”改成了“届”,反而是改错了。

今天,夫人和涡涡也一起来学校参加了典礼,和涡涡合影了一张,可惜小朋友一直在调皮捣蛋,没有和夫人合影。也罢也罢。我一直是不爱好给自己留下影像资料的,少数拍下的照片,也不注意收藏保存。记得当年我指导我硕士论文的老师,出版他多年来研究成果的一部书时,附上了很多他在各种学术交流场合的相片资料,还特意提醒我们要注意保存相关资料,说不定未来就用的上呢。可惜我是没有这样的觉悟了。

在湖南省委工作的舍友曾博士,特意从长沙赶回上海参加典礼。曾博是土生土长的交大人,2009年本科入学,再直博,在交大待了九年半。大概是我身边对交大感情最深的人了吧。我特意去虹桥站接了曾博,交流了一下工作上的心得体会。晚上,实验室一起吃了夜宵,隔壁的孙博士也来凑了热闹。因为研究方向的原因,我和曾博、孙博关系较好,算是有特殊的渊源。临别之际,曾博和孙博又拥抱了一下。我是十分不擅长这样的场景,没有找任何人拥抱。

大概我比较习惯四处奔波的生活吧。曾博在长沙、孙博还留在上海。都是几个小时之内就可以见到的人。友谊长存,何必说分别。

离校已经三个月了,其实早已没有当时的心情,算是画上最后的句号吧。

Share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2 Responses

  1. 张波博客说道:

    恭喜呀,学业有成呀

  2. 老虎说道:

    模板又改啦?

    说到届、级、年,我发现只有没有好好读过书的媒体人会弄错,大部分学生并不会弄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