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3

审稿人的囚徒困境

虽然翟天临的事情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媒体上也早已平息,不过相关影响还在继续。除了前些日子教育部公布经费里,预算了800万元的往年论文抽检经费,近日学校又出台了新的博士论文毕业流程。

其实变化不大,以前,博士论文是不抽查的,一律是两个盲审,一个明审。现在,有10%的比率会抽到全盲,也就是三个审稿人全是盲审。所谓盲审,就是审稿人和论文作者互相不知道对方是谁。

其实这种变化,并没有太大意义,因为盲审意见只要有一个是负面的,审稿都会不通过,这么说来,两个盲审和三个盲审的区别就不是很大了,只不过是概率上的问题。三个盲审就一定能保证论文质量吗,为什么不是四个或者五个盲审呢?

其实我觉得,对于学位论文的盲审,本身就是一个挺无聊的事儿。为什么有人会觉得盲审比明审更好呢?我猜这里有一个大前提,那就是有些人认为国内的学术圈是不太讲学术道德的,可能会因为“人际关系”的原因,弄虚作假,因此选择用盲审替代明审。那么就很奇怪了,如果觉得认为是学术圈不太道德,那就应该加强相关的道德建设才对,改成盲审又有多大用处呢,况且,不道德圈子改成盲审就会客观公正了吗?

事实上,我认为,盲审把审稿人们逼入了典型的囚徒困境之中。我们要承认一点,博导们培养博士生的目的是为了让学生毕业。这个应该很好理解,不管是小学老师还是中学老师,目标都是让学生顺利完成学业,博导们也不例外,何况只有培养出越来越多的学生,自己的学术思想才能被发扬光大。就像基因需要通过不断的生殖繁衍来保证生存,学术思想也需要不断地培育新的学术人才才能保持生命力。那么,如果博导们都希望自己的学生毕业,面对盲审时,会怎么选择呢?

我们知道,在多次模式下的囚徒困境里,选择相互合作对双方都是更有利的行为。如此说来,博导们在审论文时,尽量选择通过,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结局。换言之,只要能放就放,才是对所有博导都好的选择;如果大家都十分苛刻,最后结果就是集体倒霉。再者,博士研究已经到了领域细分之至,能够审稿的圈子,也就那么丁点儿。加上一个博士论文的研究,短则三四年,多则五六年,期间发表期刊论文数篇,参与大、小会议交流无数,对于审稿人来说,只要想知道手里的论文作者是谁,凭借其研究内容也可以猜个八九不离十了,盲审其实谈不上真的“盲”。

更何况,盲审会让参与者心理负担更小——至少不用背上“熟人关系”的骂名,毕竟审稿人根本不知道对方何许人也。在这种心理状态下,陷入囚徒困境的审稿人们通过论文的概率恐怕又会进一步增加。比方说,在一个夜黑风高没有路灯没有监控的小路上,说不定我也会直接在路边来上一泡尿——反正也没人知道,可是你要把我放在陆家嘴环形天桥上,尿再急我也会去找个厕所的。

这么说来,明审可能才是更好的选择。我特意询问了在牛津大学读博的师弟,他告诉我牛津的博士论文只有明审,没有盲审。为什么国外一流大学不选择盲审,而我们就一定要执着于盲审呢?资本主义还是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jpg啊。

我冒昧提一个建议,不如博士论文全都改成明审为好,但是,要加强对审稿人的监管力度,以及用流程来保证执行,具体如下:

  1. 博士论文三个明审,由学院指定人选,但是论文作者有权拒绝学院指定人选,要求更换审稿人(回避机制,可以防止打击报复,也可以减少审稿人因为担心打击报复而被迫审稿通过的情况);
  2. 每年对上一年度博士论文以一定比例抽查,抽查到的,一律三个盲审,当三个盲审意见里有一个是不通过时候,将不通过意见返回给其他盲审专家,征求意见合理性,如果其他专家同意,则盲审不通过;
  3. 盲审不通过的,认定论文不合格。
    1. 因论文质量不合格的,取消博士学位,允许继续学制,一年以后再次提交论文、答辩;取消导师以及论文明审专家下一年度博士生招生资格;
    2. 因学术不端不合格的,取消博士学位,不允许继续学制、答辩;取消博导资格以及论文明审专家N年博士生招生资格。

如此流程设计,寄希望于监管能够让明审专家恪尽职守,认真审稿,以确保论文水平和质量。而答辩流程结束后的抽查,应当建立在对论文作者和明审审稿专家充分信任的基础上(否则不成东厂特务了吗),用盲审来筛查那些“实在说不过去”的东郭博士论文。

只有光天化日,才有朗朗乾坤。

Share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10 Responses

  1. 夏和帆说道:

    国外博士的辍学率是很高的,所以“能让学生毕业”不一定是所有导师的选择,毕竟如果学生水平太差的话反倒会影响自己的声誉。

    我觉得目前咱们国家的深造率有些过高了,而基础教育又没有跟上,所以客观上导致了一些国内高校博士水平堪忧的现状,从而导致了“国内学术圈有些缺乏道德”的印象。昨天偶然看了一个新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本科升学比率是40%多,相比美国其他高校,这已经是极高水平了,而反观国内高校,清北都是接近70%的升学率。国内考研人数更是在今年上涨了近25%。这造成的结果就是有很多水平不够的学生,或者说不该读博的学生读了博。这些学生,只能说“恨铁不成钢啊”,只能铤而走险搞些猫腻。

    而“明审”和“盲审”只能说各有优劣,改变与否只是治标不治本。真正的当务之急应该是从本科开始就深化学生的正学术道德教育,给予合理的职业生涯规划。当真正想要从事科研事业的人,抱有热爱之心进入科研行当。广泛存在的“学术腐败”自然会大大减少。

    在学长的面前弄斧,让您见笑了。

    • 夏天说道:

      我写这篇博文,主要还是想吐槽一下学校改答辩流程的作法。不过学校也很为难,上头既然说了要改要严肃一点,那也只能改。你评论里提到的深造率和教育体制的问题,我个人觉得这个话题太大了,我们都只能从身边的情况做一些理解,但没有更宏观更全面的数据,就很难有一个正确的判断。仅深造率这个指标,我觉得并不能太说明问题。中国和美国的文化传统不一样,对教育的认识不一样,本科毕业生就业基本面也不一样,诸多因素导致了深造率这个指标的巨大差异。因此,从不同角度理解这个数据,可能得到完全不同的答案。我有一次坐火车,遇到一群丹麦妹纸毕业旅行,她们都是高中毕业生,没有一个人上大学的。说到中国人几乎人人都想考大学,她们觉得不可思议。加强学术道德建设是必须的,有些话题真是没法聊,啊哈哈。

  2. 我很怀疑盲审的意义…同领域,只要看内容就知道是哪一家的作品了吧 :roll:

  3. lexus说道:

    认为国内的学术圈是不太讲学术道德的正儿八经做学术的老实人,和需要加强道德建设的不老实的那帮人,其实很大概率上不是同一帮人。所以推行盲审算是给倾向于老实人做法的不老实人的一种比较说得过去的借口来避开面子上的难堪吧。
    对于审稿人不知道对方是谁的做法,我和前辈有不同官点。我觉得如果不知道对方是谁,我会更认真的去提出我的真实意见,仅对文章内容进行评价,而不用去考虑对方的身份地位,相对来说给出的反馈也会更客观。

    • 夏天说道:

      这里面有两个问题。一、咱们还不是博导,不是利益相关群体,所以不会限于这种“囚徒困境”;二,目前的情况,是缺少对明审监管的,所以会存在这种情况;三,其实不会有多少人顾及对方的身份地位的,倘若当真是学术造假,不指出来是包庇(有监管压力),指出来会打击对方学术声望,作为同行竞争者,提还是不提? :razz:

      • lexus说道:

        提还是不提,很难判断啊。。。
        话说邮件提醒为啥又没了。。。 :evil:

        • 夏天说道:

          哈哈哈,等咱们当了博导就知道怎么判断了。评论邮件提醒,我之前是直接写到functions.php里的,每次换主题都忘了补充那段代码….干脆装个插件一劳永逸算了…. :cool:

  4. 老虎说道:

    到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