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4

在巫术的边缘试探

《科学有故事》有声节目,主播汪洁说过一个观点:并不是所有的(从事科学研究的)大学教授,都是有科学精神的。这个观点,我不反对,毕竟大学有好有差,教授水平也是良莠不齐,当然会有些东郭先生滥竽充数。但是这个观点,我却不好扩充来理解,直到读了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助理教授王娟老师的《我们的迷信从哪里来》

迷信是一种广义的巫术,是对在某种条件、征兆、原因下所产生的一系列结果或后果的传统表示法[1]。巫术的对立面不是科学,宗教才是巫术和科学共同的对立面。巫术是建立在联想之上而以人类的智慧为基础的一种能力,但是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同样也是以人类的愚钝为基础的一种能力[1]。也即是说,巫师和科学家具有同样的兴趣和目的,都是在为解释和解决自然界中的某种现象而工作,他们所用的工具同样都包括了联想、类比、归纳、总结,等。所不同的是,科学家具备一套完整的逻辑思维体系,因此可以确保其推理是正确的,而巫师则不具备这样的思维体系,因此,巫师们时常会错误地归纳出一些荒谬的因果关系。

如此说来,我们可以把“科学精神”,理解为这套求真务实的逻辑思维体系。举例来说,我们在某一次实验中,获得了比较特殊力学性能的材料,我们通过显微组织的表征和观察,确实也发现了一些独特之处。然而,在大部分的材料体系里,我们却不能轻易的下结论,认为这种组织状态,导致了这样的性能特点。因为大部分材料,特别是商业化应用的工程材料,组织状态十分复杂,影响因素繁多,并不能确定我们发现的组织状态,一定是这种力学性能的决定性因素。因此,很多时候我们必须要设计出一个理想的实验材料,使其他干扰因素全部消失,只对单一变量进行对照试验,才能够肯定的得出科学结论。

然而,这很难。受制于经费、工艺条件、能力水平,以及最最重要的因素——项目时间的限制,很多实验我们是不能做到单一变量的。我们的很多科学研究(注:这里的我们并不指代国内,国外很多高水平大学和机构同样普遍存在这样的问题)是做不到这一点的,我们的结论多半是部分基于事实实验基础,部分基于逻辑演算(我们自认为的逻辑),换言之,我们是科学家和巫师的结合体,我们始终在巫术的边缘试探。

说起来这并不光彩,也不值得骄傲,甚至有些令人沮丧。好在,文科出身的王娟老师在书末指出:实际上,在我们的生活中,无论你承认与否,迷信思想和行为可以说是无处不在;而且不管迷信是否反映了人类的无知,它都不会随着人类的进步而消失[1]。足显包容。

人类对自然界的认识实在太过于有限了,尽管我们的科学技术水平和从前相比有了质的飞跃,但和整个自然界相比仍然是微不足道的,我们不能用科学的观点和理论解释所有的现象(其实只能解释一小部分现象)。部分科学部分巫术的解决方案,或许是最高效、最有利的一种形式吧。

[1] 王娟. 我们的迷信从哪里来[M].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6.

Pages: 1 2
Share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4 Responses

  1. 也可以强行解释或者有待考证~ :idea:

  2. 心静说道:

    信则有,不信则无。

  3. 张波博客说道:

    其实有很多东西目前用科学还是解释不了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