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3

长沙,湖南省博物馆及夜市篇

应某公司邀请,我终于到长沙了。

启程

这次行程,最初定在今年5月,因出差频繁,一拖再拖,直至9月,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去,于是,终于到长沙了。

然而,由于白天实在空不出时间来交通,只好乘坐18:00从北京西站出发的Z1。即便如此,还险些没有赶上火车——下午16:30在大使馆录完指纹,随后赶往北京西站,时间刚刚好。

虽然知道Z1不是动车组,但我以为怎么也是那种白色车厢的列车吧。当我看到这熟悉的绿皮时,不禁发现还是我太天真了。虽然很多朋友告诉我绿皮车是旧瓶装新酒,但是内部确实还是从前的味道,丝毫感觉不到有什么变化。

好在平时工作太累了,竟然18:00上车之后立刻睡着了,直到第二天早上快8点乘务员来换票才醒过来,甚至连我在火车站高价买的面包和水都没来得及吃,亏了。

在长沙火车站,站台上停着一辆轿车接站,看来有领导出行哇,不过什么样的领导会和我们一样坐绿皮车呢。

Z1,到达长沙站

上午访问了长沙市某增材制造设备公司,该公司是这一领域内国际知名公司,一上午时间和其创始人许博士畅谈甚欢,解答了我不少技术问题,也让我对该公司甚至整个行业的认识有了提升。

湖南省博物馆

工作的事情显然不是本文的重点。午饭后谢绝了更多招待邀请,开始了在长沙的独立行动。

这是我第一次来长沙,众多景点之中,我决定以湖南省博物馆作为行程的首站。湖南省博物馆建筑风格优美,馆藏精品众多,虽说湘江文化与北方及江南相比大有不同,但对于我这样的外行人来说也是大同小异。加之时间紧张,总共只有约一个小时的参观时间,可以称得上是走马观花了。

湖南省博物馆
湘江文化发源及发展

湖南省博物馆的第一个展区便是介绍湖南省和湖南人的历史渊源。众所周知,从上古时期的石器开始,然后到了青铜时代。需多铜制品今天开来也是十分精美。

青铜器
青铜器
铜剑

除去汉族人的历史,少数民族也是湖南省重要的组成部分,苗族、侗族等等在湖南省有较多的分布,展区内也展示了数种少数民族的服饰及风俗习惯,以及他们先祖的历史文物。

少数民族服饰(苗族)
少数民族服饰(侗族)
少数民族饰品

以及一些湘人文化的展品。

展品

瓷器也是展区的重要一部分,除去一些日用品和器具展品,还有瓷板画。

瓷器
瓷板画
马王堆汉墓文物展

当然,以上都不是湖南省博物馆的重头戏。湖南省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当属马王堆汉墓里的一系列出土文物,以及辛追夫人湿尸。这个展区的大厅就和别的展区不同,场地之大实在奢侈。

长沙马王堆汉墓陈列

马王堆汉墓(点击查阅百度百科)是西汉初期长沙王丞相利苍及其家属的墓葬,墓葬的结构宏伟复杂,椁室构筑在墓坑底部,由三椁、三棺及垫木所组成。木棺四周及其上部填有木炭,木炭外又用白膏泥填塞封固。汉墓出土丝织品、帛书、帛画、中草药等遗物3000余件,还有保存完好的女尸一具,以及方剂书籍帛书《五十二病方》,、为研究汉代初期埋葬制度、手工业和科技的发展及长沙国的历史、文化和社会生活等方面提供了重要资料。

人像
人像
禽类

汉墓出土的漆器实在精美,两千多年前的长沙王的用具甚至比如今我家里用的还要好看。

漆器
漆器
木梳

汉墓出土的文物实在太多,方方面面,应接不暇,看完了所有的衣食住行以及炫耀地位的陪葬品之后,终于到了棺樽区域,距离辛追夫人遗体就不远了。

棺樽
棺樽

在博物馆参观路线的尾端,终于见到了辛追夫人的真面目。当然,若无介绍,很难猜测这是两千年前的尸体,不过,却也没让人产生很多好的遐想。据介绍,辛追夫人是因食用了瓜子导致急性肠胃炎,又诱发了心绞痛而去世,从她的面部表情看来,心绞痛真的很痛吧。

辛追夫人湿尸

长沙夜市

在长沙的朋友很多,竟然有两个聚会要赶。先是在中南大学与谭博士、张博士吃饭聊天,一份小炒肉把我爽得飞起。每次来湖南,都是一桌湖南人看着我在吃辣椒,这次也不例外,当我写下这段话时,口水直流。

实际上中午的饭局,也有小炒肉这道菜——看来湖南人对自己的小炒肉非常自信——但完全没有晚上的这盘菜那么辣。两位中南大学的博士也告诉我,平时这家餐厅的小炒肉也没有这么辣呀,但这个辣劲儿真的很爽,就着这盘菜,我足足吃了三碗米饭,实在是太爽了。

赶回市里,与从北京出差回长沙的曾博士碰头,曾博士要带我去吃长沙夜市。酒店在黄兴路步行街,回酒店时候发现长沙也是非常繁华的呀。

黄兴路步行街

曾博士先带我去了黄兴路步行街附近的文和友长沙老龙虾馆,走到餐厅门口,实在吓了一跳,食客大摆长龙,扫码查看,竟然前面还有350桌客人在等待,瞠目结舌。我们很快放弃了在文和友用餐的想法,改去了湘江边的另一家餐厅。

文和友龙虾馆

渔人码头,是湘江的滨江商业广场,晚上有很多食客在此放松,虽然不及文和友龙虾馆那样爆满,但也需要稍许等待。长沙人爱吃虾,我们点了四斤长沙卤虾,算是店内招牌,不过我倒觉得味道并没有盱眙十三香龙虾,以及我家乡的淮南香辣虾好吃。

湘江畔 · 渔人码头

酒足饭饱之后,已是凌晨了,吹着江边的风,感觉有点儿小惬意,暂时也不愿去想工作上的那些大事小事了。

遗憾的是,我真是一丁点儿其他东西都吃不下了,甚至包括还没有品尝到的长沙臭豆腐。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9 Responses

  1. Yan说道:

    瑞典哥德堡,even better…… :razz:

  2. Yan说道:

    长沙只是当年去武陵源路过借宿一晚,没有去湘博,楼主算是代我去了。录指纹,看来米国在向你召唤。 :twisted:

    • 夏天说道:

      我也是很匆忙,一带而过,如果时间充裕,每半个小时会有一个讲解员免费带着讲一遍,应该会更有收获。主要是去看一眼辛追,面目狰狞吓了一跳。 :cry:

  1. 2019-09-14

    […] 从长沙[1,2]回到北京,只休息一天,又赶往青岛。我和领导请假,领导说,不行。 […]

  2. 2019-09-14

    […] 来长沙出差碰(gu)巧(yi)恰(an)逢(pai)在周五,索性多留一天,在长沙逛一逛。原计划是周六和曾博士游玩岳麓山,可是曾博士忽然放了我的鸽子,将我抛弃了。缘由是母胎单身的曾博士竟然在9月1日谈了一个女朋友,这是两人确定关系之后的第一个周末,曾博士自认为若不去陪妹纸玩儿,恐怕要火速失恋。我觉得曾博士言之有理,也就放他去了。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