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2

在哥德堡的两天时间

引言

因工作需要,近期安排了去哥德堡的查尔姆斯理工大学参加 AAMS 2019 (Alloys for Additive Manufacturing Symposium 2019)。

说起来本土鳖从未出国国门,一者,旅游而论,国内大好河山大多还未游历,愿多选择国内景点而非国外;二者,工作而论,虽然读博起导师就多次建议出国开会或交换,但一直杂事较多,不能动身,最终成为课题组极少数从未出国访问过的博士生。

今年回院里后,由于负责了新的项目,领导多次提议出国开会学习,接连推辞了英国和挪威的会议之后,最终还是在九月底动身前往瑞典。由于磨磨蹭蹭地办理手续,还被集团外事办的同事疯狂吐槽,最终在出行前一周拿到了公务护照,在出行前一天出签,压哨完成此次出国会议交流。

日程安排

说因杂事繁忙而不愿出国,绝非矫情,此番赴瑞典开会交流,把手头工作妥善安置后,留下的可供安排的日程便捉襟见肘了。最终:9月17日从北京赴哥德堡(斯德哥尔摩中转),到达入住酒店已是晚上23:00,9月18日早8:00开始开会,直至9月19日傍晚会议结束。9月20日上午访问瑞典某公司,中午便从哥德堡返回北京(斯德哥尔摩转机),到达北京则是9月21日上午9:30。

因为几乎没有留下旅行和购物的时间,加之总体时间十分紧凑,决定干脆行李箱也不带了,背上平时上班用的双肩包,直接前往瑞典。

去程

飞往瑞典是一路向西,追着太阳前行,因此一路上全是白天,可以领略欧亚大陆的风光。旅途看上去很远,但只需要途径蒙古、俄罗斯和芬兰三个国家便可抵达瑞典。

蒙古国境内大地一片荒凉,光秃秃的山脊看不到一丝绿色,山顶的白雪透露着寒冷的气息。看着这样的生存环境,忽然有些理解匈奴人为何要南下抢劫了。

蒙古国上空

飞至俄罗斯境内,很快就云层密布,整个俄罗斯,从远东到东欧,全被厚厚的云层所遮盖得严严实实,完全看不到大地的形貌。

俄罗斯远东上空

行至芬兰上空,云层逐渐散去,至少不会把整个大地完全包裹起来。飞行路线并没有深入芬兰境内,紧贴着芬兰南部波罗的海海岸线西行,波罗的海上星星点点的小岛尽收眼底。

芬兰上空

到达斯德哥尔摩时,天色还很明亮,飞机在斯德哥尔摩上空盘旋了一周,让旅客从空中欣赏了瑞典首都的景色,然后降落在阿兰达机场。平心而论,从空中观看斯德哥尔摩,给我的印象大约有两点,一是植被覆盖率极高,放眼望去,不论哪儿都是绿油油的;二是高楼很少,像是面积很大的镇子。

斯德哥尔摩上空

在斯德哥尔摩机场办理入关手续,海关人员看了我们的行程,非常疑惑,反复询问我们是否真的只停留两天。在查看了我们的返程机票之后,终于一脸不能理解地放我们入境了。

在机场里,看到了斯德哥尔摩和北京的姊妹机场照片展,从建筑到人文,一长串的北京宣传照让我觉得好像还在首都机场一样。

阿兰达机场,北京摄影展

斯德哥尔摩阿兰达机场有很多汽车展位,毫无疑问,这里是沃尔沃的天下,新一代的沃尔沃全系车型都很漂亮,而老古董的沃尔沃也不逞多让。

阿兰达机场,沃尔沃XC90
哥德堡机场,沃尔沃Amazon

我们入住的酒店是位于查尔姆斯附近的一家叫做 SpotOn 的旅馆,一层是体育酒吧,二层是旅店。我们到达时已经是深夜23:00,酒吧里还有很多球迷在观看欧冠比赛,办理入住手续时,比赛已经进行到了全场伤停补时阶段,利物浦回传出现鬼魅失误,那不勒斯抓住机会攻入了第二粒进球,以2:0领先,酒吧里顿时骚动起来。

酒店里十分简约,一股浓浓的瑞典……哦不,宜家的气息扑面而来,这床、这沙发、这灯具、这桌椅,好像在宜家里睡了一整晚。

SpotOn

食物

上面的标题我在“美食”和“食物”之间犹豫了三秒钟,最终选了最贴切的描述。

其实酒店的早餐尚可,比较令人满意,几种类型的面包片,生菜、彩椒、西红柿、黄瓜等生冷蔬菜,以及瑞典肉丸、香肠、培根等热食,虽然谈不上美味,但总是可以舒舒服服地吃个饱餐。

酒店自助早餐

然而如果以为这是瑞典食物地代表,那就大错特错了。会议午餐是简单的份餐晚上则是宴会。份餐的奇葩令人瞠目结舌。头一天是一份烤鸡加些许蔬菜,尚且可以接受。而第二天则是下图这么一盘,我甚至不知道它们是什么,手机拍照的AI智能也无法分别出“美食”模式。我品尝了一口,竟然咸出了天际,感觉自己在吃盐。

可能是食物

两天的会议一共组织了两场晚宴。第一天,是乘坐一艘游船,从哥德堡内河港口一路向西,到海上走一圈,享受海上晚宴,而后回港。第二天,也就是会议结束的晚上,据说是让大家尽情欢乐,美酒管够的宴会。之所以第二天的宴会我用了“据说”,是因为第一天的晚宴让我放弃了第二天参加宴会的念头。

平心而论,第一天的晚宴并不难吃,不过三个多小时的宴会,总共只有一份开胃菜(几种不知道是什么的鱼肉)、一份正菜(一块鱼肉和几种不知名不好吃的生蔬菜)、一份主食(烤土豆)和一份甜点(草莓冰激凌),实在让人觉得浪费时间,也感觉不到中餐聚会那种大快朵颐之快感。欧洲人端着一杯白葡萄酒就能愉快而疯狂地聊上一整晚地状态,我们也实在学习不来。

所以,第二天我们放弃了参加宴会,在 Leixus 的带领下在哥德堡市里吃了一碗兰州牛肉面。这大概是吃的最香的以此兰州牛肉面了,辣椒油回味无穷。

风景

虽说是公务出行且日程紧张,但多少还是可以抽出些时间大致参观一下城市的。一是第一天晚宴的游船行,二是第二天散会后在哥德堡市区溜达了一个多小时。

哥德堡是一座港口城市,约塔河从市中心流过。我们乘船在河上行进,河边的游船和军舰舶在此处,点缀着城市的风景。

游船
退役军舰

“斯马兰”号,哈兰级驱逐舰二号舰,为瑞典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建造的驱逐舰。装备两座4管375毫米反潜深弹发射炮,2座双联装120毫米主炮,1座双联57毫米副炮,6座40毫米单管高炮,1座5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装置,1座3联装鱼雷发射装置。两台58000马力蒸汽轮机,持续航速32节,最大航速35节。首舰哈兰号于1955年6月8日服役,舷号J18,次舰斯马兰号1956年1月12日服役,舷号J19。1982年,哈兰级退役。

——@Yan

作为港口城市,哥德堡的内河岸边遍布着起重机械等重工业设施。如今,这些设施已经废弃不用,但作为纪念仍然保留了下来,大概算是城市的历史象征吧。

沿河风景
沿河风景

虽然在海上有两三个小时,可很快太阳落山,也就不再能看到任何景色了。游船按照既定时间,于22:00返回港口。

海景
游船归港

从我们住的酒店,步行到查尔姆斯理工大学会议中心,有1.5公里左右,要翻过一个小山包,这里已经是查尔姆斯理工大学校内,各种建筑小而精致且干净,大概像是20年前的中国小镇——绿化及干净超级增强版。

查尔姆斯理工大学

哥德堡的市中心不大,也谈不上多么浓厚的北欧风情(大概北欧风情就是很冷淡的没有风情吧),建筑风格稍许偏现代,点缀上地域的特色。公共出行有很多轨道电车,就像北京前门大栅栏的铛铛车一样。复古而又便利。

普通的公交汽车也有很多,人不多,远远谈不上拥挤。很多公交车的悬挂系统是带有升降功能的,到站停车后,车身会降低,便于乘客上、下车。

不过,瑞典的公共交通价格也十分惊人。公交车是以时间来计费的,最低票价便是哥德堡市内的90分钟公交车票,需要28克朗(约20元人民币),倘若跨区出行,费用则更高,譬如我们第三天去往10公里外的一家公司,票价则高达52克朗。振实的让人肉痛。其他交通工具也并不便宜,打车出行一次就要三四百元人民币(路途并不遥远),即使是共享滑板车,单次使用费用也要将近10元人民币。

哥德堡市中心
哥德堡市中心
教堂
沿河风景
摆渡船

瑞典市中心有很多青铜人物雕像,兜兜转转便见到三四座,只不过我也不认识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曾经有过什么丰功伟绩。

人物塑像
人物塑像

Leixus 在查尔姆斯理工学院的新校区,看上去要比校本部更加年轻、时尚。新校区与科技企业园区相互交错,如爱立信、吉利-沃尔沃研究院与校园不分你我,这样的氛围感觉很棒,可惜国内的人口密度怕是很难实现这样的布局了。

查尔姆斯理工大学,新校区
查尔姆斯理工大学,新校区
查尔姆斯理工大学,新校区
查尔姆斯理工大学,新校区

返程

为期两天的瑞典之行很快就结束了,感觉很好,甚至有些后悔当初因为一些原因没有选择留学——虽然一想到瑞典的食物又有些庆幸了。支离破碎地看了看哥德堡这个城市,虽说百度上说它是著名的旅游城市,却也无暇深入去品味。

从斯德哥尔摩转乘飞机回国,起飞时恰是傍晚,云层与地平线之间的晚霞十分漂亮,好像在瑞典的四个傍晚,每天都有这么好看的晚霞。

斯德哥尔摩的晚霞

彩蛋

思来想去,这大概是头一回和博客圈的网友面基。这次出国,目的地三番五次变更,最终竟然落到 Leixus 所在的大学,还是他所在的系主办的会议,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这都不面基,自然是说不过去的。

说起来,Leixus 博士的研究方向与我目前的方向有重合之处,或许今后还有机会再相聚。

与 Leixus 留影纪念
Share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20 Responses

  1. 牧羊人说道:

    这个字体图文 排版看着好舒服哇~比 哥德堡 还好看哈哈哈

  2. Yan说道:

    对了,既然去了也拍了,自然帮你记录一下军舰名字吧。

    “斯马兰”号,哈兰级驱逐舰二号舰,为瑞典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建造的驱逐舰。装备两座4管375毫米反潜深弹发射炮,2座双联装120毫米主炮,1座双联57毫米副炮,6座40毫米单管高炮,1座5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装置,1座3联装鱼雷发射装置。两台58000马力蒸汽轮机,持续航速32节,最大航速35节。首舰哈兰号于1955年6月8日服役,舷号J18,次舰斯马兰号1956年1月12日服役,舷号J19。1982年,哈兰级退役。

  3. kujihhoe说道:

    好有意思哇 :mrgreen:

  4. 老俍说道:

    照片人脸打码是中国特色?

  5. 范明明说道:

    长见识了,确实看起来这个城市人不是很多的样子。

  6. 大致说道:

    干净整洁又人烟稀少。所以在那里耐得住寂寞的人在搞学术,耐不住寂寞的在搞乐队吧。

  7. Yan说道:

    终于看到了瑞典“游”记。
    最后一张打了马赛克都能看出谁是谁……明显雷教授风度翩翩身形健美……

  8. Lexus说道:

    哈哈哈哈哈,期待已久前辈终于写博客了!!!希望以后再来瑞典玩啊!
    话说公务护照和普通护照有什么区别呀,挺好奇的。
    瑞典国土森林覆盖率50%左右,所以在飞机上会看到绿油油的。因此瑞典的造纸业和纸浆业也算是传统行业了,纸制品的质量都不错,经常受到的广告都用的上好的纸制品。
    话说看到沃尔沃XC90,我想起来我在瑞典学车也是开的这款车,车身够大但感觉很轻盈。我以后买车估计除了雷克萨斯还会考虑下沃尔沃。。。
    哈哈哈说到公交车的悬挂,前辈还注意到会升降。货车的悬挂也会升降,以前我还以为车胎扁了,整个车都摊在地上哈哈哈!不过公交车一般都是看如果后门有推婴儿车的乘客要上下车时才会降低车厢高度便于他们上下车。而且还有个福利就是推婴儿车的乘客乘车是免费的,所以有时候会见婴儿车上的孩子腿都伸出来老长了也被家长塞进去推着。。。也是醉了

    • 夏天说道:

      哈哈,我在哥德堡机场安检的时候,安检人员也特别好奇,问了我半天……好像没啥区别,网上说就是颁发的机构不一样,具体使用起来没啥不一样。我看公交车确实不是每次都降低车身,有婴儿车的我还没遇到过,看到有年纪大的上车公交车降低车身了。原来推婴儿车可以免票,早知道我应该带个婴儿车推我师兄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