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1

匆匆深圳之旅

部门领导作为主席,举办了中国科协第386次青年科学家论坛,于是,我等学术渣渣也有幸参会。

去深圳之前,是在青岛,访问了青岛理工大学。青岛理工大学的校史馆要点一个大大的赞,很少有学校对校史馆如此用心,很是敬佩。校长和书记都很忙,时间一再调整,最后圆桌会议直到16:30才开始。而我们的飞机计划18:50起飞,简短寒暄之后先行离场,在机场催促登机5分钟后,终于跑上了飞机。

到达深圳已经是深夜11点。这个全国最具创新力的城市,我却是第一次前来。机场里有一些智能机器人,网约车集中上车点半数以上都是新能源车,多少显示出和其他城市的区别。

领导在部门微信群里喊了一嗓子:海鲜们,我来啦!我给领导纠正了一下:应该是南海的海鲜们,我来啦!——毕竟青岛的黄海海鲜也挺不错的。

会议酒店实在过于遥远,在深圳大梅沙,出租车足足跑了一个小时,300多块钱打车费,才达到酒店。好在酒店十分舒适,也无需抱怨太多。

第二天早上,打开阳台的落地窗,原来面前就是游艇俱乐部和大海。心情瞬间舒适了很多。

会议很紧凑。既然是青年科学家论坛,年轻的学者们大多没有什么城府,学术讨论也少了几分规矩,多了几分开放,讨论得十分热烈,却又不激烈,场面既学术,又欢乐。

晚上,到酒店合作的私人海滩转了一圈。真好。我们在青岛即将破土动工的研究院,也如此恰在海边。真希望未来也能修建得如此令人惬意。有这样的环境,才能促进好好搞学术嘛。😄

晚宴上小酌了两杯。近期以来,但凡喝了点儿酒,就十分想吃泡面,今次也不例外。穿着宽松的浴袍,躺在阳台的藤椅上,吹着海风,吃着泡面,感觉舒适极了。看着朋友圈里北京的雪景,甚至不想回北京了。默默地把 to-do list 里面今日工作统统挪到了明日列表里。

不想回北京是真的,必须回北京也是真的。会议的第二天,全部报告结束之后,我便独自一人回京,而部门其他同事则还在深圳与海鲜们展开联谊会。我想了想手头的工作清单,还是罢了。

回北京的路途也是艰险。未曾想到深圳的周末竟然如此堵车,原本一个小时的车程,出租车足足开了一个半小时才走了三分之一,我赶忙下车换乘地铁。慌乱中发现身份证在我其他同事身上,而他们还在酒店欢乐。时间上看,赶上飞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唯一支撑我的信念的,就是这趟在航旅纵横的app上被数百名网友点评为“晚点之王”的航班了。

计划19:30开始登机的航班,直到19:18分我才跑出了地铁机场站,匆忙跑去机场公安补办了临时身份证明,在19:29分排到了安检。——今天竟然没有晚点。险些错过了登机时间。

虽然晚点之王没有在起飞上给我任何颜面,但它最后还是赢在了着陆上。飞机在空荡荡的首都机场里滑行来滑行去。明明要去T3航站楼的飞机,这个滑行路线我还以为机长打算直接送我们去地铁站呢。

最终,飞机停在远机位上。远机位常见,如此之远的远机位确实头一回见到。从滑行到摆渡车,最终,在飞机落地之后的近50分钟后,走进了T3航站楼。还是晚点之王最为老辣。

回到家里已经将近一点了。北京的雪也化得差不多了。深圳的两天放松已经过去,又要开始努力搬砖啦!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6 Responses

  1. 大致说道:

    南海海鲜是真不鲜。
    晚点之王是小航空公司的吧。

  2. kujihhoe说道:

    还是南方舒服。。

  3. Yan说道:

    你这泡面吃的惬意。我在k车上默默给你竖个中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