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来

最近一个月,整个人状态都不是很好。书也读不进去,读后感也懒得提笔去写。刚刚看了博客里的读后感,上一篇还是12月12日发表的。想想今天晚上怎么也得再总结一篇吧。

没等拿到博士学位证的喜悦心情过去,也没来得及有个假期,我就被北京或上海的选择折腾得够呛。原本是上海、常州的双城记,而最近一个月则变成了北京、上海、常州三点一线,实在感到疲惫。上周拿到了北京市提供的人才公寓,有110平米之大,可装修极为惨淡,可谓又喜又悲。毋庸置疑,居住条件又成了夫人的怼点。虽然最终说服了夫人,可是想到还要采购家电、简单装修房屋,还是令人头大。

除了住宿,还有幼儿园。学院路熙熙攘攘,幼儿园遍地开花,可似乎哪个都上不了。自己工作的研究院所距离学院路不算太远,七八公里路程,倘若有车,倒也不算麻烦。可北京车牌似乎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甚至连新能源车也要排队到若干年之后。研究生部和我说,可以去人力资源部开介绍信,依照政策,等同京籍对待,就近入园。可单有这个并不能解决问题,空头支票好开,兑现则难。如果涡涡不能上个不错的公立幼儿园,又是令人头大的事情。

Read more “一个月来”

拜佛发文章

今天回学校聚会。L博士和X博士最近各自中稿一篇水平不错的论文,值得庆贺。

L博士可是个高人,总有一些出人意料的小套路。今天席间和我们说到,论文投稿之前去静安寺拜了一拜,现在文章中稿了,得抽空去静安寺还愿。当然,这句话玩笑的成分更大一些,可能是L博士去静安寺玩儿,顺便给自己的论文投稿许了个愿,不过也足够让师兄弟们调侃一番了。

不过,这倒是一个很好的旅游借口。我们课题组一般按照四篇论文毕业的要求来规划课题,刚好对应佛教四大名山,可以一篇文章去一个地方许愿,博士读下来,四大名山游览一遍,岂不美哉。倘若一口咬定许愿有用,或许还能说服导师以公干处理,报销差旅之开销(做梦去吧),更是令人激动了。L博士果然为我们打开了新思路的大门呀。

中关村变洋气了

今天抽空在中关村附近溜达了两步,感觉变化挺大。

2008-2011年前后,中关村是我经常出没之地,除了总来找同学玩儿,还和朋友合伙创业经营公司。由于公司初期办过好几个场所,从中关村西部到北部,从北四环内到北四环外,方圆一两公里的区域都摸索得相当熟悉。当时中关村还是以倒买倒卖电脑的小公司居多,大马路上到处是小推车或者自行车,驮着各种电脑或外设跑来跑去,走的稍微慢一些,可能就要被人群左右冲撞。

如今,中关村也焕然一新。听说太平洋数码大厦已经全部清空(当年我们还在太平洋租了两年办公室),海龙从外景上看也不是以前土里土气的样子了。开业不算很久的食宝街更是给中关村添色不少,景观布置与一般的北京商圈相比夺目得多,猛然间让我觉得到了浦东新区的迪士尼小镇。中关村可真是比以前洋气多啦。

食宝街
Read more “中关村变洋气了”

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今天早上,又是赶头班车去北京办事。上次去时,经验不足,早上5:50就从住所出发去高铁站,几乎提前到了一个小时,白白浪费了睡眠时间。这次就从容许多,6:20方才出门,不早也不晚。

常州北站边上有一个高铁生态公园,开辟了部分停车场,可以免费停车。上次去的早,勤务还没有上工,停车十分顺利。今天去的晚了一些,去往停车场的小路便被几个路锥拦了起来。正纳闷时,一个穿着特勤大衣的大爷颠儿颠儿地走过来,问我是不是要停车,是不是要坐高铁。我想了想,可能我说我是开车来晨练的他们也不信,只能如实说了。大爷说,你这得停车挺久的吧,你看,你停这么久,是不是,是不是呀。大爷看我无动于衷,只好继续引导我,有没有烟给我们抽一口嘛?可我没有烟。我又不抽烟,哪儿来的烟呢。可是距离高铁开车时间已经比较近了,我也不能和大爷耗着,只好开口说,给您十块钱停车费,让我进去吧。大爷立马笑了,把路锥挪开,放我进去。

我停好车,打开后备箱拿书包,再从书包里拿出钱包。还好,有零钱,如果只有一百元的,我猜大爷不会找我钱。大爷凑了过来,看看我的后备箱,补了一句,你这里东西还挺多的嘛。我捏起一张十元纸币的手马上停下来,又加了一张,凑够二十元钱,塞给大爷,还得陪笑说,您照顾下吧。

大爷捏了捏钱,发现有两张,笑了一声,转身走了,还重复了一句:你得停车挺久的嘛。把我一个人留在这个“免费停车场”里。

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参观纳米真空互联实验站

2019年的第一天,朋友带我参观了中国科学院苏州纳米科技与纳米仿生研究所建设的纳米真空互联实验后站。该站由中科院与江苏省、苏州市共同建设,首期投入约15亿元,建设规划用地约150亩。实验站包括纳米材料生长、器件制备、加工与测试等各功能模块的真空互联装置及个性化用户站,目标形成独一无二的材料研究与器件研发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