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观纳米真空互联实验站

2019年的第一天,朋友带我参观了中国科学院苏州纳米科技与纳米仿生研究所建设的纳米真空互联实验后站。该站由中科院与江苏省、苏州市共同建设,首期投入约15亿元,建设规划用地约150亩。实验站包括纳米材料生长、器件制备、加工与测试等各功能模块的真空互联装置及个性化用户站,目标形成独一无二的材料研究与器件研发环境。

可能是最后一次以学生身份和导师交谈

要不要回学校见导师,我确实是犹豫的。我扪心自问,倘若我还没有完成毕业答辩,此番我会如何选择?毫无疑问,我必然会不顾任何阻碍,回学校见导师,这关系到我的毕业问题。那么,为什么仅仅一场答辩就会让我觉得见不见导师无关紧要了呢?这很奇怪吧。这是第一次真正的“非必须”和导师相见,若此次不主动求见导师,难免会有骄傲的嫌疑,于我内心也是过不去的。

从进化稳定策略说起

对于个体来说,最好的生存策略,就取决于种群的大多数成员在做什么。这是由于种群中能够持续存在的策略必然是稳态的。这种策略一旦在种群中形成,任何举止异常的个体策略都将不可能受益。那么,创业者应该如何打破已稳定运行的行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