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谈

三方变两方

昨天,学院老师和我联系,催促我赶紧办理三方协议,落实就业意向。没办法,我只好安排公司行政来帮我处理相关手续。顺带的,我让行政拿出来之前招聘应届生时候签的三方协议,发现三方协议里用人单位一方填写的都是我的信息。 好家伙,这下要变成我自己和自己签三方协议了吗?真是强行三方变两方啊。

闲谈

童言无忌

本周,夫人去北京参加研讨会,而我也是例行在常州度过一周。不得已,把涡涡送回苏州的岳父家里。周六早上,驾车带夫人和涡涡返回上海。路上,夫人和涡涡打趣说,一周没见,涡涡的小手似乎长大了,能抓起来更多的东西了。涡涡听了,很起劲,说到,小手长大了,那下面的小鸡鸡有没有长长呢?妈妈要不要看一看呢? 非常尴尬,真不知道这一周苏州的亲戚们都教了涡涡什么….

闲谈

冬日里的一坛私酿

昨天,一个同事给我拿来一坛私酿。他告诉我,他家世代酿酒为生,时至今日,他父母依靠酿酒生活。因为国家对酿酒行业的许可证管控严格,因此没办法成规模的生产,每年私酿几百坛酒,消耗约两万斤大米,邻里之间就给分完了。这一小坛散装米酒,是私酿白酒的中间品,后续还需要继续加工,得到50°或者60°的白酒。别小看这个米酒,与市面上销售的甜米酒明显不同,一是不甜,只有清香之口感,二是酒精度显然远超过普通米酒,我用喝水的杯子喝了三杯,竟然有些晕乎乎,感受与喝了二两半52°白酒差不多。同事给了我两个Tips,一是不要喝太多,这个酒,后劲比较大;二是尽快喝完,否则放个个把星期,这就要变成一坛子醋了。说起来,这两个建议…

Read More

闲谈

年轻人是得给机会表现

公司有一个96年出生的小伙子。此君上大学比较早,21岁不到就本科毕业了,还是个不错的211大学。不过,大学期间成绩不是很好,少不更事,来公司一年多来,也没有出非常干练的一面。 知乎上有文章,教育刚毕业的大学生不要去小公司,以免毁了职业生涯。我也不知道他读过没有,但我总是担心自己经营公司,若管理不当,会耽误这类人的前程(可能也不会,或许我把自己的作用考虑得太大了)。 最近公司都在集中精力处理关键的项目,实在不能给年轻人承担主要责任,因为我不能承担试错的风险。考虑再三之后,决定放松一下公司研发工作的进度,做一些“可有可无”的事情,锻炼一下年轻人。

闲谈

杀猪刀终于对我下手了

今天下车间和同事们干了一天的活,人肉调试生产线,假装自己是机器,干了一整天的活。从早上9:00开始,直到晚上21:45结束(其实只是我结束了,同事们还在做最后的扫尾和清洁),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实际上,做到一半时,我就已经表态要避开重活累活,特别是需要频繁弯腰的动作,因为我的老腰实在是扛不住了。想三四年前,在学校里搞实验,一些制备实验也是连续几天从早忙到晚,同样是重体力活(甚至比工厂里更累,因为缺少辅助工具),只是觉得疲惫,却不觉得身体吃不消。哇,时间这把杀猪刀终于对我下手了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