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袁世凯传》——个人的沉与浮

袁世凯不是什么坏人,也不想做个“好人”。袁世凯是个能人,他的人生目标或许是做最大的官,在这个目标的指引下,他跨过千万人实现了目标,而这个终极目标又给他带来了更大的灾难。当他的个人利益与国家、集体利益奇妙的吻合在一起时,他被迅速推上巅峰;而又背离时,又沉重地摔在地上。

熊猫是真的以萌服人

上海野生动物园有好几头熊猫,之前的都是年龄比较大的,颇为懒惰,出了晒太阳,就是吃竹子,丝毫不敬业,还不如德清熊猫馆的熊猫好玩儿。去年去的时候,上海野生动物园就出生了几头熊猫宝宝,今年一看,已经长大了。果然,还是年幼活泼的熊猫更加惹人喜爱。

回归生活

当我去看博客里“男子博士生的日常”这个标签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五年半的时间我过得并不轻松。稀稀拉拉的记叙,难得一见的搞笑评论,哇,原来我是这样度过博士生活的吗?我没有本色出演我的人生吗?我又找回当年申办的公众号,查看到最后一次更新已经是2014年,甚至现在腾讯已经不再让我登陆这个公众号了。哇,原来我也只能像个看客一样来对待我读博以前的样子了。

可能是最后一次以学生身份和导师交谈

要不要回学校见导师,我确实是犹豫的。我扪心自问,倘若我还没有完成毕业答辩,此番我会如何选择?毫无疑问,我必然会不顾任何阻碍,回学校见导师,这关系到我的毕业问题。那么,为什么仅仅一场答辩就会让我觉得见不见导师无关紧要了呢?这很奇怪吧。这是第一次真正的“非必须”和导师相见,若此次不主动求见导师,难免会有骄傲的嫌疑,于我内心也是过不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