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谈

年轻人是得给机会表现

公司有一个96年出生的小伙子。此君上大学比较早,21岁不到就本科毕业了,还是个不错的211大学。不过,大学期间成绩不是很好,少不更事,来公司一年多来,也没有出非常干练的一面。 知乎上有文章,教育刚毕业的大学生不要去小公司,以免毁了职业生涯。我也不知道他读过没有,但我总是担心自己经营公司,若管理不当,会耽误这类人的前程(可能也不会,或许我把自己的作用考虑得太大了)。 最近公司都在集中精力处理关键的项目,实在不能给年轻人承担主要责任,因为我不能承担试错的风险。考虑再三之后,决定放松一下公司研发工作的进度,做一些“可有可无”的事情,锻炼一下年轻人。

闲谈

杀猪刀终于对我下手了

今天下车间和同事们干了一天的活,人肉调试生产线,假装自己是机器,干了一整天的活。从早上9:00开始,直到晚上21:45结束(其实只是我结束了,同事们还在做最后的扫尾和清洁),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实际上,做到一半时,我就已经表态要避开重活累活,特别是需要频繁弯腰的动作,因为我的老腰实在是扛不住了。想三四年前,在学校里搞实验,一些制备实验也是连续几天从早忙到晚,同样是重体力活(甚至比工厂里更累,因为缺少辅助工具),只是觉得疲惫,却不觉得身体吃不消。哇,时间这把杀猪刀终于对我下手了哇。

闲谈

关门又开窗

昨天心情灰暗了一天。此前设计的工艺路线,在中试线上遇到了技术上的问题,需要改方案。设备已经购置好了,有可能需要设计到修改设备,这样代价就很大了。不过福祸相依,放大之后暴露出来的技术问题,反而可以用于解决另一个长久以来困扰我的另一个问题。而那个问题,是技术从中试走向全面量产时必然会出现的问题。此前我一直没有很好的技术方案来解决它,但是相信总会找到技术途径。没想到啊没想到,居然在通过这种方式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向。真的是当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总会又给你开一扇窗。

闲谈

设备又有不顺

两周之前到位的粉末成形机,上周四准备试验机器,可是合模时发现,模具的配合存在问题,顶杆会轻微撞击模筒,说明模具装配时同心度不符合要求。今天,厂家的工程师过来检修,发现顶杆居然是弯的。这就很尴尬了,重新制作一根顶杆,又得好几周的时间。唉,这个到处被掰弯的世界啊。 Update:维修工程师还是很给力的,想尽办法处理了一下,勉强可以用了,不过有一些安全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