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过完年就来敲警钟了吗?

今天,公司研发部门的同事终于到齐了,终于可以接着年前的进度推进了。年前未能实现到客户公司去试生产,于是,本周的工作重点就是把试制样品麻溜地做出来,然后去客户工厂里试验。

之所以要麻溜的,有两方面原因。第一,没有原因,干活当然得快点儿啊。第二,江阴某企业主通过一个中间人朋友表达了想要和我们合作建设生产的意愿,年前就意图约见,但我拒绝了,春节回来,又再次发出约会的邀请,我十分希望能够在正式洽谈之前,完成试制工作。

Read more “刚过完年就来敲警钟了吗?”

读《绩效教练》——讨论领导员工的正确方式

曾任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教授的佛尼斯在《绩效教练》一书中,阐述了他认为经理领导员工的正确方式。佛尼斯阐述了如何正确理解员工的行为,并且如何给予员工正确的反馈,又如何获得正确的反馈结果,等等。

年轻人是得给机会表现

公司有一个96年出生的小伙子。此君上大学比较早,21岁不到就本科毕业了,还是个不错的211大学。不过,大学期间成绩不是很好,少不更事,来公司一年多来,也没有出非常干练的一面。

知乎上有文章,教育刚毕业的大学生不要去小公司,以免毁了职业生涯。我也不知道他读过没有,但我总是担心自己经营公司,若管理不当,会耽误这类人的前程(可能也不会,或许我把自己的作用考虑得太大了)。

最近公司都在集中精力处理关键的项目,实在不能给年轻人承担主要责任,因为我不能承担试错的风险。考虑再三之后,决定放松一下公司研发工作的进度,做一些“可有可无”的事情,锻炼一下年轻人。

Read more “年轻人是得给机会表现”

杀猪刀终于对我下手了

今天下车间和同事们干了一天的活,人肉调试生产线,假装自己是机器,干了一整天的活。从早上9:00开始,直到晚上21:45结束(其实只是我结束了,同事们还在做最后的扫尾和清洁),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实际上,做到一半时,我就已经表态要避开重活累活,特别是需要频繁弯腰的动作,因为我的老腰实在是扛不住了。想三四年前,在学校里搞实验,一些制备实验也是连续几天从早忙到晚,同样是重体力活(甚至比工厂里更累,因为缺少辅助工具),只是觉得疲惫,却不觉得身体吃不消。哇,时间这把杀猪刀终于对我下手了哇。

关门又开窗

昨天心情灰暗了一天。此前设计的工艺路线,在中试线上遇到了技术上的问题,需要改方案。设备已经购置好了,有可能需要设计到修改设备,这样代价就很大了。不过福祸相依,放大之后暴露出来的技术问题,反而可以用于解决另一个长久以来困扰我的另一个问题。而那个问题,是技术从中试走向全面量产时必然会出现的问题。此前我一直没有很好的技术方案来解决它,但是相信总会找到技术途径。没想到啊没想到,居然在通过这种方式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向。真的是当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总会又给你开一扇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