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谈

童言无忌

本周,夫人去北京参加研讨会,而我也是例行在常州度过一周。不得已,把涡涡送回苏州的岳父家里。周六早上,驾车带夫人和涡涡返回上海。路上,夫人和涡涡打趣说,一周没见,涡涡的小手似乎长大了,能抓起来更多的东西了。涡涡听了,很起劲,说到,小手长大了,那下面的小鸡鸡有没有长长呢?妈妈要不要看一看呢? 非常尴尬,真不知道这一周苏州的亲戚们都教了涡涡什么….

闲谈

挖沙的涡涡

小朋友都爱挖沙。涡涡也一样。可是涡涡又嫌沙子脏。于是每次都是在家里想挖沙,在沙坑里又不愿意了。真是个内心矛盾的小伙子。

闲谈

出游计划与涡涡生病

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似乎涡涡生病总和周末出游有关。上次如计划去杭州玩儿,出行前三天涡涡生病了;这次计划去嘉兴玩儿,出行前两天涡涡又病了。此前也是如此。涡涡生病似乎总是和出行计划相关。

生活

涡涡生病了

喜欢追着人跑的涡涡,在疯狂运动之后,再次迎来了发烧和咳嗽。这和小时候的我习性大致一样,也就不好教育什么了。

生活

洋山深水港

东海大桥的存在,让我感慨上海的魄力。东海大桥是世界排名第四长度的跨海大桥。它更为厉害的是,这座大桥是为未来而建造的。上海市寻找一个世界级的深水港,找到了位于上海市东南,距离大陆约30公里的洋山岛。为了使洋山岛可以建成为上海市所用的深水港,修建了这座宏伟的跨海大桥。因此,东海大桥不是连接两个已经存在的世界,而是为现实世界连接一个设想中的未来。实在让人感慨做事的魄力和决心。自诩为“大桥收割机”的我,尽管也多次行驶过胶州湾跨海大桥和杭州湾跨海大桥,但是东海大桥给我带来的震撼依然是最为强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