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来

最近一个月,整个人状态都不是很好。书也读不进去,读后感也懒得提笔去写。刚刚看了博客里的读后感,上一篇还是12月12日发表的。想想今天晚上怎么也得再总结一篇吧。

没等拿到博士学位证的喜悦心情过去,也没来得及有个假期,我就被北京或上海的选择折腾得够呛。原本是上海、常州的双城记,而最近一个月则变成了北京、上海、常州三点一线,实在感到疲惫。上周拿到了北京市提供的人才公寓,有110平米之大,可装修极为惨淡,可谓又喜又悲。毋庸置疑,居住条件又成了夫人的怼点。虽然最终说服了夫人,可是想到还要采购家电、简单装修房屋,还是令人头大。

除了住宿,还有幼儿园。学院路熙熙攘攘,幼儿园遍地开花,可似乎哪个都上不了。自己工作的研究院所距离学院路不算太远,七八公里路程,倘若有车,倒也不算麻烦。可北京车牌似乎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甚至连新能源车也要排队到若干年之后。研究生部和我说,可以去人力资源部开介绍信,依照政策,等同京籍对待,就近入园。可单有这个并不能解决问题,空头支票好开,兑现则难。如果涡涡不能上个不错的公立幼儿园,又是令人头大的事情。

Read more “一个月来”

Mad Science 二次体验

Mad Science 是一个主打 STEM 教育的早教机构,似乎是比较专业的团体。今年中秋节,Mad Science 在上海某体育场举办了一场宇宙和月球的主题活动,还邀请了美国女宇航员芭芭拉-摩根来出席活动,和小朋友们见面。那次活动,夫人的同事(Mad Science 会员)邀请我们参加,这也是收到了 Mad Science 体验课邀请的原因。

童言无忌

本周,夫人去北京参加研讨会,而我也是例行在常州度过一周。不得已,把涡涡送回苏州的岳父家里。周六早上,驾车带夫人和涡涡返回上海。路上,夫人和涡涡打趣说,一周没见,涡涡的小手似乎长大了,能抓起来更多的东西了。涡涡听了,很起劲,说到,小手长大了,那下面的小鸡鸡有没有长长呢?妈妈要不要看一看呢?

非常尴尬,真不知道这一周苏州的亲戚们都教了涡涡什么….

出游计划与涡涡生病

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似乎涡涡生病总和周末出游有关。上次如计划去杭州玩儿,出行前三天涡涡生病了;这次计划去嘉兴玩儿,出行前两天涡涡又病了。此前也是如此。涡涡生病似乎总是和出行计划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