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谈

冬日里的一坛私酿

昨天,一个同事给我拿来一坛私酿。他告诉我,他家世代酿酒为生,时至今日,他父母依靠酿酒生活。因为国家对酿酒行业的许可证管控严格,因此没办法成规模的生产,每年私酿几百坛酒,消耗约两万斤大米,邻里之间就给分完了。这一小坛散装米酒,是私酿白酒的中间品,后续还需要继续加工,得到50°或者60°的白酒。别小看这个米酒,与市面上销售的甜米酒明显不同,一是不甜,只有清香之口感,二是酒精度显然远超过普通米酒,我用喝水的杯子喝了三杯,竟然有些晕乎乎,感受与喝了二两半52°白酒差不多。同事给了我两个Tips,一是不要喝太多,这个酒,后劲比较大;二是尽快喝完,否则放个个把星期,这就要变成一坛子醋了。说起来,这两个建议…

Read More

闲谈

挖沙的涡涡

小朋友都爱挖沙。涡涡也一样。可是涡涡又嫌沙子脏。于是每次都是在家里想挖沙,在沙坑里又不愿意了。真是个内心矛盾的小伙子。

工作

一付款成一周恨

云财务这家公司可能已经不再运营了。我在云财务的网站上根本找不到任何的退款链接。首页上,400电话始终无人接听,QQ客服也永远是灰色的头像,微信公众号也是一样的境遇。我从QQ上查找了几个云财务的QQ群,添加他们的管理员QQ,同样也是无人应答。

生活

走了不少人

最近媒体报道了不少人去世的消息,或是英年早逝,或是非正常死亡。很想知道这些人临终之前是这样的心情。生生死死,可能也就就这样吧。

生活

幸亏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好在富人们发展出了完全不同于我们穷人的爱好,同时贫穷也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他们的享受我们闻所未闻,他们也根本不会用金锄头来种地,让我们不能发自内心的感到羡慕和嫉妒。这使我还可以保持一个猎奇的心情来阅读这样的新闻。倘若有报道说某位土豪每天斥资200元人民币,连续吃了2000天烧烤,共计消费40万元,那可真是要让我羡慕地跳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