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特产

继续着隔周北上进京的节奏。本次的目的十分简单明了,新的实验室挂牌成立,主任想在研究所的职代会上来个集体亮相,烘托一下气氛。按照以往我的性格和作风,这种事情我是断然不会参加的,只不过开个几十分钟的会而已,犯得着我坐五个多小时高铁跑来北京吗?不过,现在的我居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待我回过味儿来,稍微有点儿感慨人是会变的。

根据会议安排,倘若我周五当日去当日回,是完全赶得上的。但是,近期状态欠佳,身体颇为疲惫,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不要过于劳累,周四到达,休息一日,周五完会,返回常州。却未想到,恰是这早一日抵京,坏了正事儿。

周四是赴京之日,和往常一样,计划5:45起床,洗漱、早餐,然后出发,乘坐7:15分的头班车。也是和往常一样,只睡了两个多小时,不到三点钟便醒了过来,于是起床,看书,熬到五点半,洗漱、吃饭、出门。高铁上,感到身体有些不适,大概是起床太早了吧。不过想到本周之后就要迎来休假,再坚持两天就好了。到北京之后,照例住在中关村。闲来无事,逛了逛食宝街、欧美汇、新中关,顺便用了晚餐。

回到酒店之后,体温便忽然开始飙升。起初没有在意,觉得可能睡一觉就好了;一个小时之后,感到五脏六腑都要烧烂了,头痛的厉害,只好强作精神,下楼买药,和体温计。一测量,居然烧到39.5°C。吃药睡下,一夜翻来覆去,睡的也不安稳。早上起来,再测体温。依旧。继续吃药,睡到十点半,再测体温,十分稳定。

Read more “北京特产”

出游计划与涡涡生病

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似乎涡涡生病总和周末出游有关。上次如计划去杭州玩儿,出行前三天涡涡生病了;这次计划去嘉兴玩儿,出行前两天涡涡又病了。此前也是如此。涡涡生病似乎总是和出行计划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