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谈

冬日里的一坛私酿

昨天,一个同事给我拿来一坛私酿。他告诉我,他家世代酿酒为生,时至今日,他父母依靠酿酒生活。因为国家对酿酒行业的许可证管控严格,因此没办法成规模的生产,每年私酿几百坛酒,消耗约两万斤大米,邻里之间就给分完了。这一小坛散装米酒,是私酿白酒的中间品,后续还需要继续加工,得到50°或者60°的白酒。别小看这个米酒,与市面上销售的甜米酒明显不同,一是不甜,只有清香之口感,二是酒精度显然远超过普通米酒,我用喝水的杯子喝了三杯,竟然有些晕乎乎,感受与喝了二两半52°白酒差不多。同事给了我两个Tips,一是不要喝太多,这个酒,后劲比较大;二是尽快喝完,否则放个个把星期,这就要变成一坛子醋了。说起来,这两个建议…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