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湖西山

太湖,可能对于所有生活在苏州、无锡、常州、湖州的人来说,都非常熟悉。自打我2013年从北京来上海,每每在苏南或湖州赴宴,总会被邀请品尝各种太湖水产。我也承认,太湖的鱼虾确实鲜美,对于我这个只爱食用飞禽走兽的人而言,太湖的鱼虾是我少有的些许提得起胃口的水产。

洋山深水港

东海大桥的存在,让我感慨上海的魄力。东海大桥是世界排名第四长度的跨海大桥。它更为厉害的是,这座大桥是为未来而建造的。上海市寻找一个世界级的深水港,找到了位于上海市东南,距离大陆约30公里的洋山岛。为了使洋山岛可以建成为上海市所用的深水港,修建了这座宏伟的跨海大桥。因此,东海大桥不是连接两个已经存在的世界,而是为现实世界连接一个设想中的未来。实在让人感慨做事的魄力和决心。自诩为“大桥收割机”的我,尽管也多次行驶过胶州湾跨海大桥和杭州湾跨海大桥,但是东海大桥给我带来的震撼依然是最为强烈的。

杭州行

杭州是我从2013年起便筹划想要去玩儿的城市。可这些年来,它周边的湖州、富阳、桐庐、余杭、淳安、绍兴、诸暨、黄山、宣城、台州、丽水等等大大小小的城市,都去玩过,很多甚至还去了不止一次,却一直没有选择杭州作为目的地。大概因为我不太喜欢选择热门景点作为我的目的地,使得杭州行一拖再拖,总是期待“下一次出行就去杭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