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过完年就来敲警钟了吗?

今天,公司研发部门的同事终于到齐了,终于可以接着年前的进度推进了。年前未能实现到客户公司去试生产,于是,本周的工作重点就是把试制样品麻溜地做出来,然后去客户工厂里试验。

之所以要麻溜的,有两方面原因。第一,没有原因,干活当然得快点儿啊。第二,江阴某企业主通过一个中间人朋友表达了想要和我们合作建设生产的意愿,年前就意图约见,但我拒绝了,春节回来,又再次发出约会的邀请,我十分希望能够在正式洽谈之前,完成试制工作。

Read more “刚过完年就来敲警钟了吗?”

又要等到临头之日

今天,孙博士忽然问我,博新计划和青年基金的本子写完了没有。

你看,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忽然来问进度的人,特别是这种明知故问之事。拖延如我,自嘲为磨洋工工学博士,现在还有小半个月才到DDL,如何会动笔来写呢?巧了,到傍晚,杨博士找我要一张样品的照片。一问,原来要放在他在写基金本子,需要用我一张样品照片。果然同行的竞争给人以紧迫感。为了不让自己更加紧迫下去,我没问杨博士的写作进度。

孙博士和我说,他今年可能不会写了,因为他的辞职信,华为虽然批准了,但要到25日才能放人,再算上回大学报道入职的流程时间,他自觉赶不上今年交本子的截止日了。

我鼓励孙博士不要放弃,毕竟全国知名博士翟天临同学已经公开宣布从北京大学博士后退站了,显然,今年申请博新计划和青年基金都失去了翟博士这样一个重量级竞争对手,千载难逢,可要珍惜呀。

北京特产

继续着隔周北上进京的节奏。本次的目的十分简单明了,新的实验室挂牌成立,主任想在研究所的职代会上来个集体亮相,烘托一下气氛。按照以往我的性格和作风,这种事情我是断然不会参加的,只不过开个几十分钟的会而已,犯得着我坐五个多小时高铁跑来北京吗?不过,现在的我居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待我回过味儿来,稍微有点儿感慨人是会变的。

根据会议安排,倘若我周五当日去当日回,是完全赶得上的。但是,近期状态欠佳,身体颇为疲惫,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不要过于劳累,周四到达,休息一日,周五完会,返回常州。却未想到,恰是这早一日抵京,坏了正事儿。

周四是赴京之日,和往常一样,计划5:45起床,洗漱、早餐,然后出发,乘坐7:15分的头班车。也是和往常一样,只睡了两个多小时,不到三点钟便醒了过来,于是起床,看书,熬到五点半,洗漱、吃饭、出门。高铁上,感到身体有些不适,大概是起床太早了吧。不过想到本周之后就要迎来休假,再坚持两天就好了。到北京之后,照例住在中关村。闲来无事,逛了逛食宝街、欧美汇、新中关,顺便用了晚餐。

回到酒店之后,体温便忽然开始飙升。起初没有在意,觉得可能睡一觉就好了;一个小时之后,感到五脏六腑都要烧烂了,头痛的厉害,只好强作精神,下楼买药,和体温计。一测量,居然烧到39.5°C。吃药睡下,一夜翻来覆去,睡的也不安稳。早上起来,再测体温。依旧。继续吃药,睡到十点半,再测体温,十分稳定。

Read more “北京特产”

听说用拼多多优惠券要坐牢了?

今天,拼多多又刷了一波屏。不过,刷屏之事,可能不会让拼多多的投资人感到开心吧。

网络新闻透露,拼多多放出了100元无门槛优惠券,被羊毛党发现,此后事态便一发不可收拾。尽管网曝拼多多将损失高达200亿元人民币,但拼多多自身发布的声明表示损失额度不超过千万元。话说回来,千万元的损失,虽然有前面的200亿做铺垫,看上去要好受很多,可真金白银的也是不少了呀。

拼多多还发发布了一个声明,说是已经报警,要打击利用平台漏洞薅羊毛的黑灰产业人群。哇,说起来还真是挺让人害怕呢。

细细想来,不禁让人留下了悔恨的泪水。我驰骋互联网数十载,遇到这种大羊毛,居然没有一个朋友向我通风报信,实在令人泪流不止。

险些炸毛

到年底了,各种事情纠结在一起,就容易让人瞬间失去理智。今天忙完公司的事情,从常州回上海(也因为导师明天上午回上海,我师弟想见导师一面,我就开车载他一起回来了)。快到家的时候,先是在中环路上,在我左侧行驶的一辆车忽然向右变道,且未提前打转向灯。当时我正在他右侧车道行驶,它的速度较慢,我在正常限速下行驶,即将超过它,该车的忽然变道,让我措手不及。我的车头已经在它前面了, 因此刹车也无济于事。只好一边按下喇叭,一边一脚油门踩到底窜了出去。还好电动车加速很快,冲出去的及时,避免了险些就会发生的事故。后视镜里看到,这辆车从最左侧车道,连续四个变道,从中环路匝道驶出了。因为确实是差点发生碰撞,让我心里十分恼火。而且情急之下,我下意识地鸣笛了,而上海市内是不允许汽车鸣笛的。也许我没有被监控拍到,但违章驾驶是我不齿的行为,更是让我一肚子火。

Read more “险些炸毛”

一个月来

最近一个月,整个人状态都不是很好。书也读不进去,读后感也懒得提笔去写。刚刚看了博客里的读后感,上一篇还是12月12日发表的。想想今天晚上怎么也得再总结一篇吧。

没等拿到博士学位证的喜悦心情过去,也没来得及有个假期,我就被北京或上海的选择折腾得够呛。原本是上海、常州的双城记,而最近一个月则变成了北京、上海、常州三点一线,实在感到疲惫。上周拿到了北京市提供的人才公寓,有110平米之大,可装修极为惨淡,可谓又喜又悲。毋庸置疑,居住条件又成了夫人的怼点。虽然最终说服了夫人,可是想到还要采购家电、简单装修房屋,还是令人头大。

除了住宿,还有幼儿园。学院路熙熙攘攘,幼儿园遍地开花,可似乎哪个都上不了。自己工作的研究院所距离学院路不算太远,七八公里路程,倘若有车,倒也不算麻烦。可北京车牌似乎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甚至连新能源车也要排队到若干年之后。研究生部和我说,可以去人力资源部开介绍信,依照政策,等同京籍对待,就近入园。可单有这个并不能解决问题,空头支票好开,兑现则难。如果涡涡不能上个不错的公立幼儿园,又是令人头大的事情。

Read more “一个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