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过完年就来敲警钟了吗?

今天,公司研发部门的同事终于到齐了,终于可以接着年前的进度推进了。年前未能实现到客户公司去试生产,于是,本周的工作重点就是把试制样品麻溜地做出来,然后去客户工厂里试验。

之所以要麻溜的,有两方面原因。第一,没有原因,干活当然得快点儿啊。第二,江阴某企业主通过一个中间人朋友表达了想要和我们合作建设生产的意愿,年前就意图约见,但我拒绝了,春节回来,又再次发出约会的邀请,我十分希望能够在正式洽谈之前,完成试制工作。

Read more “刚过完年就来敲警钟了吗?”

又要等到临头之日

今天,孙博士忽然问我,博新计划和青年基金的本子写完了没有。

你看,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忽然来问进度的人,特别是这种明知故问之事。拖延如我,自嘲为磨洋工工学博士,现在还有小半个月才到DDL,如何会动笔来写呢?巧了,到傍晚,杨博士找我要一张样品的照片。一问,原来要放在他在写基金本子,需要用我一张样品照片。果然同行的竞争给人以紧迫感。为了不让自己更加紧迫下去,我没问杨博士的写作进度。

孙博士和我说,他今年可能不会写了,因为他的辞职信,华为虽然批准了,但要到25日才能放人,再算上回大学报道入职的流程时间,他自觉赶不上今年交本子的截止日了。

我鼓励孙博士不要放弃,毕竟全国知名博士翟天临同学已经公开宣布从北京大学博士后退站了,显然,今年申请博新计划和青年基金都失去了翟博士这样一个重量级竞争对手,千载难逢,可要珍惜呀。